港口人

七十年代的我们,曾经有一个关于就业的专用术语——顶职,那时也算为了解决职工子女就业难的一种单位福利了!所以,在那个有了单位就是有了铁饭碗,做了工人就等于啃上了香饽饽的年代,我紧抓住了时代的尾巴,传了我父母的衣钵,顶职成了一名港口工人。

我为之生活和工作打拼至今的城陵矶港从开港至今有54年的发展史了,港口“港三代”比比皆是,打出生就处于这么一个轮船汽笛,机器轰鸣,车轮滚滚的环境中,于是几十年荏苒过隙,自然而然造就了我至浓的港口情结。

记得爸妈以前是双职工,还是三班倒,他们的生活基本就是两点一线,除了家就是港口!妈妈在单位可以说是一个多面手,很多工种都曾做过,去过民兵连,开过拖车、缆车、少先吊,最后由于年长才退居二线成了保管员,继而一直工作到退休。时常听妈妈给我们讲那时的故事,七十年代的港口只是半机械化,基本以人力为主。简陋而单薄的少先吊算是当时颇为先进的设备了!却因配重设计不合理,在装载稍重的货物时平衡失调,频频“栽跟头”,陡然的失衡,操作司机却是习惯成自然,居然也波澜不惊!刚分配的青工学习开拖车,师傅只是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全凭自己胆大心细的摸索,就算是出师后,也会出现车开到半路,才发现因为插销没插牢,平板被拖丢了的现象。。。。。,小时候听来只觉得是个笑话,如今想来,更多的是为父母那辈人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仍然拼命工作的执着和无怨无悔的付出而心酸!而港口就像是一个传奇,一部史诗,一段人生精进三步曲!有辛酸有血汗更会有快乐!在记忆深处,妈妈的缆车房竟也是我儿时的一方乐土!

物质匮乏的年代,那时的幸福指数远远与现在不能比肩。日子再清苦再劳累,也不会有爷爷奶奶来帮着带孙儿,于是上班时间经常被反锁在家里,爬上窗台翘首以盼的我和姐姐,能偶尔被爸妈带着上班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啊!

一座两层结构的水泥房,底层是机房,第二层是操作室。房内上下楼梯是铁格焊接悬空的,走在楼梯上心中不免发怵,生怕弱小的身段会从楼梯缝隙中滑落下去,但又总免不了不听妈妈劝阻,偷偷摸摸的下到一楼,既忐忑又好奇的窥探着机器的运转、钢丝绳的卷扬、闸门的跳动。。。。。,环环连锁,天工开物般的神奇,不禁让小小心脏萌发出,要当一个开动大机器的港口工人的切切心声!每当机器出故障时,妈妈能独自担当,挤压黄油枪柄加油,一字改锥配合扳手紧固螺丝,电工钳接牢铜芯线。。。。。,一系列熟稔的修理动作,总让呆在身边屏息凝视的我折服不已,小小脑海里港口工人的形象陡然光辉而高大!当然啰,孩提时大大的志向总抵不过夏日里冰棒房为一线工人发福利,骑着三轮车送上门的那一杯杯冰糖水的诱惑!如今冰镇西瓜,啤酒,饮料层出不穷,虽是劲爽,却没了那个时候凉得沁入心脾,甜能心生愉悦的美好了!

曾经的少先吊早已“改朝”成了龙门吊,拖车也已“换代”成了集卡,泥土飞扬的驳岸已经提质复绿成了“绿洲”,开放式的散货码头也被全封闭的公园景观式港口取代了。。。。。。,于是我也摇身成了一名身着熨新的衬衫西裤,脚踏小方跟,打理着利落的发型和适宜的淡妆,满脸自信飒爽英姿的办公室“玛丽苏”!每天体面的对着电脑,敲击着键盘,伴随着“嗒嗒”的节奏声,工作在一个明窗净几,待遇优渥的环境里!每个人在各自的格子间里各忙各事,及时传递着各个方面的工作信息。

港口早已不再是那个肩挑背扛,原始劳动力的老港,城陵矶新港现在俨然是湖南区位条件最好,吞吐能力最大,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国际集装箱港口,它以利用各种先进的信息技术和自动化技术的综合应用,来服务于整个港口运转和管理的全新概念做基础,打造成了全新的智能港口“绿色港口”!开通了至日韩和港澳的直达航线,至东盟、澳大利亚等国际接力航线及“五定班轮”航线;可从事烟花爆竹、危险品化工等160多种货物的中转,是湖南烟花的重要出口基地;目前,城陵矶综合保税区启运港退税试点港,汽车整车进口口岸,进口粮食指定口岸,进口固废原料指定口岸、冷链食物指定口岸均已建设好投入运行,形成“一区一港四口岸”的口岸平台,在长江中上游首屈一指,港区建有集装箱码头信息管理系统,能对生产全过程进行实时指挥,摄像头全覆盖,提供24小时影像,加强对码头全程监管,软硬件实力皆可观,充分保证了港口运输的正常运转。特别是今年来,受全球贸易低迷态势影响,我国港口的集装箱业务量滞长的大环境下,而我港口的集装箱箱量却能保持稳中有升。城陵矶新港作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发挥着它通江达海新增长极的作用,把希望播种在长江之滨,把三湘四水推向世界!

临近十月国庆,应我父母的要求,带着他们二老游新港,亲身体验港口的时代变迁,也算是近距离的感受国家的发展和变化吧!整个游程下来,我的父母慢慢地走,细细地看,全神贯注的听!看着他两小孩子一般的好奇,满脸的知足,满眼的肯定,我在想:身为港口开山前辈的他们,该是怀着一个怎么样的情结啊?这其中有激动,有感慨,有兴奋,更多的是。。。。。有满满的希冀和期待吧!

城陵矶港,我们繁衍生息的地方,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身心疲惫后停靠的港湾。。。。。,“港兴我荣,港衰我耻”思想的传承,就像是刻入了骨髓里,融入了血液中,万万都割舍不下了的!父母们在这里耗尽了青春,用尽了血汗,付诸一生的梦想为我们铺就了一条通往幸福安宁的坦途,那曾经缆车平板上掺和了煤渣炭粉的残留大米小麦一并被爸妈扫了回来,清清洗洗也就成了口粮而养大了的我们,更应该为了实现他们未曾完成的心愿,为了港口在时代大潮中的与时俱进,为了我们下一代的安逸舒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默默的做一个心怀感恩,心存希冀,肩负责任的港口传承人。(综合部  刘莉)

Copyright ©

岳阳城陵矶集装箱码头